很颓

康复指南

  恍若混沌初开,我又感觉到我自己了。我看不见东西,或者说我看见了但是我感觉不到我看见了。我听见他们在说话,我听得懂,但我的脑子就是一座塞满浆糊的被巨大史莱姆入侵的城市,一辆车都通不过高架桥,我处理不了。我闭上眼睛,又睁开,又闭上,和我极度困倦早上赖床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一闭眼就去到另一个世界。我尝试移动我的头,巨大的难以言述的不可控感充满我的后脑,我突然枕在棉花上,又突然磕回冰凉的地板。周围对于我来说还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光可以被我吸收。
 
  还晕吗?
 
  晕。

  我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清晰,完全不像我自己的。为什么我可以说话?我明明完全感觉不到我自己,我甚至连我自己是什么都想不通。他们留下我让我继续躺着,我我抬起手——我抬起来了,但没有触感,我看到我左腕上贴着一个止血贴,这是之前就在那里的吗,我之前手上有这玩意?我用手去摸它,对,那是一个止血贴。我感觉到了,又没有感觉到。我用手摸我的脸,手是凉的,但触感一点都不真切。我再动了下头,又不知坠入了什么地方。
  
  他们又过来了,看着我,讲着些什么。他们扶我坐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我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几个字,像是什么刻在我脑海里的东西。你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你叫什么名字?我一遍遍回答,一次比一次重,好似这样可以把我从无尽的飘渺虚无中扯回来。喝口水吧。他们说,然后有水入喉,有水顺着脸流下。你再躺一会。然后我又倒向了大地。唯有这背靠背是我能感觉到的,真切的东西,我躺得像个死人一样,死人也曾感觉如此接近大地吗?四周好像亮起来了,我用手不停的蹭着我的脸,拍着我的脸。我一项项念着我喜欢的事物,一个个我熟悉的人名。他们说你好好睡吧,可我偏想起来。我反复地看着我的手,甩着我的手,我讨厌这种无掌控权。我说话,我听的见我说话,但那不是我说的。我的声音还在体外飘荡,它还不是我的。我一次次猛抬头,一次次都离开不过半毫米,一次次转头,一次次发麻,好像只有躺平躺直我才存在,我才清醒。像个死人一样,我说。
 
  他们又来了一次,这次我下床走到了另一边,太空漫步也不过如此,我屁感觉都没有。我躺在另一张床上,这里环境更暗一点,我舔了下我的嘴唇,我是喝过水的。我看了下四周,我旁边是有人的,我是醒的。
 
  他们说有人来看我了,我的声音让他拉我起来,让他拍我。他疯狂弹我脑壳,我想这人有病吗,我是栗子吗。他问我清醒了吗,我的声音说没有我好晕,他问我怎么样了我的声音说还好。他们说我脱水了,给我喝多点水,我现在绝对不是块可以随时卷起来的皮,这点体积感我还是有的。我和他聊天,和来看我的人聊天,后来他们叫他走了,然后又来了个人。
 
  我问来看我的那两个人呢?新来的人说刚刚只有一个人在我旁边,我不信。我明明看到还有两个人,我还跟他们说话了。我和他聊天,他说他们说我没事,我问我在和你说话吗。他说他们先上去看别人了,我问我在和你说话吗,又有个人进来和我聊天,走之后我问刚刚的确有人来过吗。我又舔了舔嘴,我喝过水。他猛拍我的背后,说我是不是傻了,我的声音笑着说那当然了我没救了
 
  “我要上厕所。”
 
  然后他扶我起来,我脚碰到地了。
 
  我走了两步,在他身后偷偷蹦了几下。我回来了,我开心的迈大步走了。

 

  “你还好吧?”
 
  “我现在跑给你看?”我跳着比划着,说真那时我觉得我身体从未如此灵活可以直接倒翻筋斗拍照。

   “少臭美了,走了。”我跟着他踏上手扶梯,这里光亮得跟什么百货商店一样,我跟着他来到了肿瘤科。外面刚好有个医生手拿着一大束黄百合,被人围着,那些病人好像还准备了个小锦旗。真好啊,希望全天下病人都这德性,所有医生也能妙手回春收锦旗收到手软。我不太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但我记得两个医生大声嘲笑另一个可怜大叔医生不会用天猫商城,连接都发了居然还自己跑去买。“我已经下了个淘宝了!再下一个好麻烦!”我在那里跟着笑,然后美丽医生就让我吸氧了,“不好受吧?会有点味道。”
 
  为什么这玩意会有味道,呛死了。
 
  我和家里的新成员打了个招呼,跟着进了屋。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希望我是那个送小锦旗的人,天堂鸟我都给医生买一屋。我走到她跟前,看着她一口口气呼在氧气罩上,像冬天的霜花,她翻着眼,躺在那里,躺的像个死人一样。哪有什么潸然泪下的握手深情诉说,她话都说不了,手也动不了,那双从小到大抱过我不知道多少次的手。我笑着跟她挥挥手,她的眼珠回来了。她喘得更厉害了,胸腔缓慢起伏,向来象征着生命的跳动现在又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拥过来给她擦汗,轻轻拍打她的肩膀。我继续对她笑,她好像想哭,没多久眼睛又翻回去了,是砧板上的鱼。在睡过去之前我有两个结果,现在我站着笑,而她躺着。我庆幸我自己还能继续笑着,但我也希望她能笑着。我甚至想过化成灰的自己被撒在哪里,但祖先的教训告诉我不管怎样他们还是会给你整个水泥屋,她想躺在这里吗,她肯定不想,她想就这么离开吗,我不知道。元还在外面被抱着,那是二儿。本该享的天伦之乐,现在大家只是围着她不说话。后来她不再看我了,我也就走了。
 
  后来我又问他,你有来吗,我有喝水吗,我有和你说话吗,我刚醒来时就你一个吗,他说是。

高p调色摸鱼

找呀找
找朋友
找到一个好朋友
敬个礼
握握手
你是我的
好朋友

鸿哥的命题作文(?
“在夕阳下挥洒的汗水,就是我逝去的青春。”

在你之后,我之后
有什么东西将会
跨超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成为永恒。         ——《无尽之夏》

无尽之夏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的合绘(?,左边鸿哥右边我,草图都搞丢了不好意思
鸿哥的图打不开了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能截照片我杀ps
希望奇迹再现能看到鸿哥的高清美图

绣球花噩梦

自动自杀!!!!!! 我爱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乐 的合绘!!!不会画水和叶子我们自动自杀!!!!

国庆!!快落!!!
我最近的坑反复横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