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颓

在你之后,我之后
有什么东西将会
跨超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成为永恒。         ——《无尽之夏》

无尽之夏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的合绘(?,左边鸿哥右边我,草图都搞丢了不好意思
鸿哥的图打不开了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只能截照片我杀ps
希望奇迹再现能看到鸿哥的高清美图

绣球花噩梦

自动自杀!!!!!! 我爱

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乐 的合绘!!!不会画水和叶子我们自动自杀!!!!

国庆!!快落!!!
我最近的坑反复横跳

亚热带太阳雨

*挨炮大屎
*没什么看的
 
  还很短











  灰蒙蒙的天突然下起了雨。

  彩虹黛西抬起了头,眯着眼看云雾后面的太阳。它暗淡无光,隐藏在热浪扭曲的大气之后,只能靠那隐约的光圈去判断它的位置。远处的高楼原本只是单薄的色纸,饱满圆润的雨珠现在将她们的面纱融化,重新染上色彩。她将目光收回,雨一滴滴印在了地上,吞噬仍干燥的地面,人们开始躲进周围的商店,街上安静了下来。

  身后叮铃一响,紧接着飘来一阵冷气。“明天的早餐买好了,黛西……这是下雨了吗?”彩虹黛西回过头,看着眼前这个金发牛仔妹把一纸袋面包塞进挂包里,顺便掏出了包里的伞。走吧,AJ。她在心里这么讲,但没说出口,嘴唇像被这黏稠的空气粘住了一样,用力才能挣开。她一把握住阿杰的手腕,迈开了步伐。阿杰撑伞的动作就这么被打断,整个人被拉入稀疏的雨中。
 
  她只能不满地囔囔:“在下雨呢!”

  “谁管它?”阿杰听到前面的人咯咯的笑了,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快活得好像要冲破那灰茫的天。如果这时候彩虹黛西回头看苹果杰克,就会看到她脸上雀斑也在跟着笑声不自觉地跳舞。她们在雨天的路中间跑着,奇迹的是雨并没有落在她们身上。“看?”彩虹黛西放开了阿杰的手腕,跑快几步转过身来张开双臂,“我快到雨都淋不到我。”
 
  阿杰看着她嚣张的样子,标志性地挑了挑眉,“待会雨下大了,看你还得意个什么劲!”彩虹黛西不以为然,以挑眉回敬:切,我有本事!谁知这时雨势偏偏突然刹不住车,像天漏了一样滴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变得密集,再也没有缝隙足以让人穿梭,一滴雨直接掉入了彩虹黛西的眼里,模糊了视线。“该死!苹果杰克你个乌鸦嘴!”彩虹黛西揉着眼睛转过身子。“我说什么来着?”阿杰忍不住大笑,压低了帽子抽出别在包上的雨伞,跑到彩虹黛西身边撑在了她们俩的前面。“还跑吗?”她问。“跑!为什么不?”彩虹黛西抹掉了额头上的水和汗,雨从染湿地面到铺开一片片水潭,在热量下不断蒸发产生大量水汽。闷热的气流夹杂着浓厚雨水气息从地面翻滚而来,让人感到窒息。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似乎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膜,水膜又捂出了更多的汗,让动作变得像在泥潭里行动一般。随着更多雨水慢慢从天而降,那横行的热气才被打散,终于有了一丝雨天该有的清凉。
 
  彩虹黛西看着伞下的视野慢慢变得清晰,经历了半场雨的冲刷这个城市变得不再那么沉闷。她的脚步慢了下来,目光注意到了前方不远处一块小小的反光,“怎么了?”苹果杰克跟着她停了下来,看着她的侧脸。彩虹黛西顺着那束光看像了天空,眯起了眼睛。
 
  “出太阳了,阿杰。”
  
  苹果杰克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那云层间隙中的太阳。
 
  “是啊,出太阳了。”

我流租房一半是在窗台一半是在天台
没有互动到没脸打cptag

是简爸的诗!!!! @亚利桑那蜜桃冰茶好好喝
是给舞蹈老师的诗
下一张在什么时候呢我什么时候才能摸到板子呢……

拜倒在酷酷滤镜下
从此我是p图画手